据中国经济网记者了解
2020-03-01 20:28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可以说,信用已经融入到市场经济的方方面面。个人信用评级将对信用卡额度、银行贷款额度等业务产生影响。而随着信用市场的发展,它还将更加广泛及深入地影响到生活的其他环节,例如消费、出行。法院判定的“失信被执行人”将被限制高消费、无法乘坐飞机出行等,而某商业信用评级分数高的个人则可以享受优先乘机、部分国家免签等优待。

可以说,京津冀携手推进区域社会信用体系合作共建,签署协议、发表宣言,既落实了国家战略的要求,又顺应了区域协同发展的客观需要,必然在支持和助力区域发展中大有作为。这一做法,无疑为全国提供了一个可参考可复制的样本。

对企业来说,信用等级也被提升至评价体系中十分关键的环节,甚至有专家提出“市场经济就是信用经济”一说。在国内多地构建社会信用体系的探索中,普遍采用了企业“红黑榜”制度,守信企业进行业务拓展时有政策支持、资金倾斜,而失信企业、不良企业将遭遇“融资难”、“处处碰壁”。

在京津冀信用体系合作共建研讨会上,北京市副市长隋振江提出了三点意见:一是加强信用基础设施建设;二是建立以信用为核心的新兴市场监管机制;三是建立京津冀统一的信用体系。“要推动政府部门公共数据资源互联互通和开放共享,建设统一的市场主体信用信息平台,构筑区域统一的信用体系。”他说。

据中国经济网记者了解,各地在地区联动推进社会信用体系的工作上,也涌现出了一些可贵经验。例如,在长三角地区,正逐步实现区域间的人力资源、社会认证、信用评级互认;珠三角及福建等地建立了“泛珠三角九省区信用体系”,同样签署了共建协议,涉及和涵盖范围十分广泛。“可以说,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工作正处于快速发展、大有可为的战略机遇期。”连维良表示。

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在研讨会上言明:“经济发展亟待夯实互信互促的市场信用基础,社会治理迫切呼唤平等公正、诚信友善的信用环境。”

不过,全国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工作的推进过程中,仍然遇到了一些难题:地方政府信用信息公开度不够、公开数据标准不统一等。这些难题主要针对信用市场,由于信息的缺失和含糊,市场、机构对个人和企业“守信、失信”的判断难免不尽准确,进而导致奖惩标准也不易统一。

这些观点在《京津冀社会信用体系合作共建宣言》中得到了体现。中国经济网记者查阅该宣言发现,北京、天津、河北将从6方面构建合作机制,包括了建立相对统一的信用制度、建立信用信息共享机制、构建信用奖惩联动机制等。换句话说,就是三地今后将依照同一个信用数据库,根据比较统一的立法和制度,对企业进行本地区乃至跨地区信用奖惩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e-bakery.cn河南省新密市形芯狼商贸有限公司 - www.e-bakery.cn版权所有